当前位置:一呼百应供应商频道 > 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背后:社会公正与人权平等是伪命题!

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背后:社会公正与人权平等是伪命题!

  双语bilingual: 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背后:社会公正与人权平等是伪命题!

  双语bilingual: 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背后:社会公正与人权平等是伪命题!

  连日来,在美国

  “黑人的命也是命” 系列抗议活动

  丝毫没有消停的趋势

  反而持续升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提到:

  155年前的6月19日

  德克萨斯州的奴隶们终获自由

  标志着全美奴隶制度的终结

  而时至今日,

  就在今年的“六月节”(Juneteenth)

  这个国家依旧

  在与系统性种族主义与不公作斗争

  的确,“弗洛伊德事件”点燃了

  美国非裔群体400年苦难的怒火

  也揭开了这个“山巅之城”“人权卫士”

  表象下的重重矛盾:

  公平正义难以实现

  对于弗洛伊德的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

  “弗洛伊德只是每年美国警察暴力执法

  的众多受害者之一,

  由于并没有建立覆盖全国的官方数据库

  也就无从准确地知晓

  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死于警察之手。

  所以仅能通过一些估算来了解,

  但这也足能表明问题的严重性。”

  CNN:美国司法统计局2016年公布的一项评估发现,2015年6月至2016年3月,美国共发生了1348起与逮捕相关的死亡事件——平均每个月135例,每天超过4例。(该数据不包括联邦与部落执法管辖范围内的案件,该机构还承认这一数据无法反映美国国内全貌。)

  相比之下,英国警察行为独立办公室(IOPC)的数据显示,在几乎同一时间段内,英国仅有13人在警方拘留期间或之后死亡。而在澳大利亚,两年内仅有21人的死亡与警方拘留有关。

  另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报道:

  尽管暴力执法致嫌疑人死亡案件的数量巨大

  但绝大部分涉事警察却能免遭起诉:

  CNBC:一个名为警察暴力执法地图(Mapping Police Violence)的研究机构,发布了多项有关美国警察执法工作的数据,结果显示2019年全美有近1100人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即平均每天就有3个美国人死在警察手中。

  CNBC:研究机构数据还显示,虽然2013至2019年期间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案件的数量高居不下,但是99%的案件却能免于被起诉追责。

  CNBC还指出:

  对此类案件的涉事警察定罪很困难

  所以检察官在提出指控时往往很谨慎

  因为法律上的“有限豁免”原则能保护警察

  在没有“明显成立的”违法行为时免遭起诉

  据路透社介绍,美国最高法院于50年前为了公务人员免于繁琐的法律诉讼,确立了这项“有限豁免”原则。警察说这项原则能让他们在危急时刻迅速做出反应,而不用顾虑事后被起诉。而批评者却说这项原则在大多数情况下让警察即便暴力执法也能逃脱法律惩罚。

  Reuters: The Supreme Court recognized qualified immunity 50 years ago to protect government officials from frivolous lawsuits. Police have said the doctrine ensures they can make split-second decisions in dangerous situations without worrying about being sued later. Critics have said the doctrine too often lets police brutality go unpunished.

  路透社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

  在对2005年至2019年期间数百起

  滥用武力案件的上诉进行分析后发现:

  法院越来越倾向于授予有限豁免权

  同时 随着最高法院对该原则的不断细化,

  警察杀害或伤害平民后更不容易受到惩罚

  对此,连一些法官都表示:

  “这是令人不安的趋势。”

  (disturbing trend)

  美国最高法院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大法官表示,“‘有限豁免权’告诉警察,他们可以先开枪,然后再考虑其他,它还告诉公众,即便明显不合理的行为也将不会受到惩罚。

  Supreme Court Justice Sonia Sotomayor: “they can shoot first and think later, and it tells the public that palpably unreasonable conduct will go unpunished.”

  而美国司法体制不公的另一个不争事实

  就是“非裔更易遭受执法不公”。

  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后的一系列

  “Black Lives Matter”街头游行

  其实最早可追溯到2013年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News)报道,2012年2月,美国17岁非裔青年Trayvon Martin被社区巡逻员枪杀,次年该巡逻员被判无罪,社交网络上发起的 Black lives matter话题随后成为反种族歧视抗议的口号,次年正式出现了以这一话题命名的抗议活动。

  而弗洛伊德死前发出的求救

  “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

  也早在2014年就曾出现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道,路人拍摄的视频中,43岁的非裔商贩Eric Garner被数名警察按倒在地“锁喉”时曾说:“我不能呼吸”。他被送到医院不久后去世,而涉事警察并未被追究责任,随后纽约爆发了游行抗议。

  换句话说,

  这两句口号其实早已深入非裔群体的维权运动

  尽管如此,这些年美国国内

  针对黑人的暴力执法却从未真正减少:

  CNN分析美国警务平等中心(Center for Policing Equity)2016年以来的数据发现,黑人比白人更容易遭到警察暴力执法,这一比例倍数接近4倍。

  随着愤怒的情绪在社会舆论中愈演愈烈

  与针对黑人的暴力执法视频

  一同在美国社交媒体上被广为转发的

  还有一张极具讽刺意味的漫画

  图中的黑人和白人形成鲜明对比,黑人因涉嫌“用假币”被警察用致命武力抓捕,而另一个白人是谋杀9人的连环杀人犯,却被警察用温和手段拘捕。漫画底部引用了美国黑人导演、民权活动家达内尔·沃克的名言:“我们总被谋杀,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黑人的身体更适合做肥料?”

  如今,随着抗议活动不断深入

  人们的悲愤不满情绪

  开始由宣泄转向反思:

  “如何改变现状?”

  SO,我们可以看到,在抗议中,

  有愤怒的抗议者喊出了

  “削减警务预算”的诉求

  (Defund the police)

  而这背后,隐含着在美国

  警务领域与其他社会服务领域之间

  “资金分配的不公”。

  当地时间6月6日,华盛顿特区通往白宫的16大道上,抗议者用鲜艳的油漆在马路上涂写了“削减警务预算”这几个大字。▲

  抗议者的“defund the police”不是孤立的诉求

  与之相配的是呼吁增加其他领域的投入:

  《大西洋月刊》刊文称:主张社会公平的抗议者们一直坚持的诉求成为了当下民众最普遍的呼声:缩减警务开支。这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最后的选择:如果警察不能停止杀害民众,尤其是非裔,那么我们的社会就不需要这么多警察。但是这一诉求也陈述了一个基本原理:我们的国家需要减少在监管和惩罚方面的支出,增加对社区的投入,使其更加公平、健康与安全。

  这样的呼声在美国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响应

  不少地方的官员已开始讨论

  将部分公共支出与职责

  从警察转移到其他社会服务领域。

  但这一改革议题 始终有诸多争议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

  多年来美国警务支出居高不下的现实。

  《大西洋月刊》刊文称:在各级政府中,美国花在警察监狱和法庭上的钱大约是花在食品、福利、收入补贴上的2倍。在联邦层面,美国花在五角大楼的钱是救助项目上的2倍,花在国防上的钱是教育上的8倍。纳税人每年花在每个囚犯身上的钱是31286美元,花在每个中小学生身上的钱是12201美元。

  The Atlantic: At all levels of government, the country spends roughly double on police, prisons, and courts what it spends on food stamps, welfare, and income supplements. At the federal level, it spends twice as much on the Pentagon as on assistance programs, and eight times as much on defense as on education. All told, taxpayers spend $31,286 a year on each incarcerated person, and $12,201 a year on every primary- and secondary-school student.

  警务改革前景堪忧

  面对警务领域诸多问题

  面对抗议者高呼的诉求

  美国两党从联邦政府层面

  就警务改革分别提出了方案:

  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人6月8日提出

  《警察执法公正法案》草案

  (Justice in Policing Act of 2020)

  重点加强对警察执法不当的问责

  其中也对警察部门的种族偏见提出关注。

  总统特朗普16日在白宫签署一项行政令

  就美国警察执业和资格审查标准做出调整

  但他坚决反对削减警务拨款。

  美国民主党人和部分媒体认为,

  这一行政令带来的改变太少,也来得太晚:

  民主党人舒默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终于承认了警务改革的必要性,但这一“温和”的政令,无法为美国执法机构带来美国民众所要求的全面而有意义的变革和问责。

  《华盛顿邮报》则指出,特朗普的这次行政令签署充满形式主义,仪式上他身边簇拥着身着制服的警察与警察协会的官员,展示着一种团结,表明特朗普显然不愿冒险激怒执法部门,因为这些是他保守派政治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就民主党人8日提出的

  《警察执法公正法案》的草案,

  多名共和党国会议员提出批评,

  认为草案限制了警察打击犯罪的权力。

  另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

  除了警务改革方面在联邦层面

  陷入两党对立争执外,

  以削减预算为代表的地方层面警务改革

  也面临实际操作上的困难。

  由此看来 美国警务改革

  困难重重,前景不明。

  《国会山》刊文称,“如果特朗普与国会的民主党代表们继续在警务改革这个重要议题上分裂我们的国家,并且力图忽视愤怒绝望的抗议者,忽视他们对变革的请求,那么选民们可能就会转而投票给一个能够看清并顺应历史大势的领导者。”

  The Hill: If Trump and congressional Republicans continue to try to divide the country on this critical issue and attempt to decontextualize the desperate and rage-filled cries for change, voters will elect a leader who understands and rises to this historic moment.

  百般抵赖国内人权问题

  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全美民权运动

  也受到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

  英国《卫报》日前发表文章指出,“我不能呼吸”这句话,意味着人性的泯灭。当弗洛伊德说出这句话时,警察还是死死压住了他的喉咙,这个瞬间等于宣布:人命在这个国家不值钱。

  与美国同样有着种族问题的一些西方国家

  迄今为止爆发了多批次抗议热潮。

  以至于欧洲议会在6月19日通过一项决议,

  谴责发生在美国及欧盟境内的

  种族主义及警察暴力,

  呼吁“黑人的命也是命”。

  另据联合国新闻网站19日报道,

  人权理事会当天通过决议案,

  对“弗洛伊德事件”表示“强烈谴责”,

  呼吁有关国家采取切实措施,

  促进和保护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

  人权和基本自由。

  而此时,一些媒体曝出

  美国及其盟友已为此进行了施压与游说

  导致最终版决议

  与最初草案版本相比

  “大打折扣”!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美国胁迫非洲国家,放弃了对全球系统性种族歧视的调查。

  然而国务卿蓬佩奥却在20日的回应中

  “倒打一耙” 并妄言称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对一项关注美国警务

  和种族问题的决议进行表决,

  是“新的下限”,

  “再度证明美国2018年

  退出人权理事会是明智的”

  美国政客的言论更清楚地说明,

  其在人权问题上虚伪无耻的双重标准:

  对外以人权为说辞维护霸权。

  却对自身持续性、系统化

  侵犯人权的斑斑劣迹

  置若罔闻、熟视无睹。

  相信,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小军真心奉劝美国政客

  与其为了挽回面子“跳脚”否认

  不如早点正视自身问题

  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和人民权利做点好事儿

  希望你们记住《国会山》评论所说的:

  Words are cheap;

  actions speak volumes.

  It is time to make the promise of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a reality for all Americans.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陈路帆 等 【编辑:王诗尧】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